<dl id="dd5lr"><ins id="dd5lr"><strong id="dd5lr"></strong></ins></dl>

          <dl id="dd5lr"><ins id="dd5lr"><thead id="dd5lr"></thead></ins></dl>

              <del id="dd5lr"></del>
              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 学术动态 >> 观点综述 >> 正文
              马克思主义与可持续发展——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三届论坛综述
              文章作者:王中保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马研院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三届论坛——“马克思主义与可持续发展”于2008年5月24日~25日召开。此次国际学术会议由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和美国《自然、社会与思想》杂志共同举办,来自中国、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印?#21462;?#24076;腊、奥地利、墨西哥、?#23637;?#31561;13个国家百余名专家学者共聚一堂,就全球人口、资源与环境问题的根源?#25237;?#31574;,以及马克思主义可持续发展观等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与探讨。
                  一、马克思主义视野中的全球人口、资源与环境问题
                  1.关于可持续发展所涉及的经济社会、资源开发和自然生态问题。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基金会理事长、邓小平理论研究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王伟光指出,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还在加剧世界性的两极分化和贫富差距,投机资本全球化日益增大了爆发全球性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可能性,以资本增值为目的的资源、?#25237;?#21147;、技术等生产要素的使用还在不断地产生环境污染、劳资紧张和新型犯罪,现代消费文化还在挑战人类自身和生态环境的承载极限。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指出,人口、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已成为人类必须面?#38498;?#35748;真解决的问题。人类不得不思考人口、资源、环境与发展的关系,不得不反思以牺牲生态谋求经济增长、以牺牲劳工谋求资本增值、以牺牲他人谋求自身福利、以牺牲整体谋求局部发展、以牺牲长远谋求眼前利益、以牺牲精神谋求物?#25910;加小?#20197;牺牲后代人谋求当代人享受的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不得不挖掘当代人类社会经济走向不可持续发展道路的深层根源,以探求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方式和前景。
                  英国社会主义和劳工运动史学家贝纳德·莫斯(Bernard Moss)指出,资本主义的重要变化是已经从工业资本主义走向金融资本主义。由于工人的工资不再随着利润率的增长而增长,周期性的5年、10年工业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正被经常性的投机的货币、土地及金融市场突然的经济繁荣与破产困扰。
                  英国基尔大学产业关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罗杰·斯福特(Roger Seifert)考察了英国1968~1985年?#23637;?#21518;指出,?#23637;?#30340;原因通常被认为是工人为了争取工资奖金、缩短工作日、增加休息日、反对解雇、声讨滥用管理规则,其实?#23637;?#26368;重要的成因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周期,?#23637;?#27491;是资本主义周期性危机的信息表露。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副会长、美国麻省大学经济系教授大卫·科茨(David Kotz)指出,现存的市场体制好像具?#24515;持中?#29575;,这便是竞争的压力促使生产者寻求各种方法去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并且生产消费者愿意购买的产品。但成本减少既可以通过?#32435;?#24037;序,又可以通过减少工人的工资、迫使工人更加卖力更快速地干活、把废品废气排放到江河大气、到工资水平低的地区进行生产等方法。然而,后面的这些做法并不是真正的成本节约。
                  美共全国委员、华盛顿州太平洋西北部主席马克·布罗丁(Marc Brodine)指出,人类和3/4动物物种的生存?#38469;?#21040;诸如全球变暖、环境污染的危害。然而,人类这个受害者却被谴责过着奢侈的生活,与此同时那些跨国公司仍在怂恿着人们过度消费、借贷消费和实施浪费的消?#30740;?#20026;。显然,将环境污染的责任推到所有人身上的做法忽略了阶级差别,忽略了财富和权利在政府决策中的决定性作用。例如,美国想结束伊拉克战争的民众占到70%~80%,但战争并没有结束。人均能源消耗数也掩盖了在能?#35789;?#29992;和决策权上的巨大阶级差异。可持续发展要求将人和自然置于利润之前,这是资本主义做不到的。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讲师帕蒂克·罗伊(Patrick Loy)说,资本主义生产的最终目的是获取利润,这就要求保持商品需求的增加和无限制地刺激消费,从而导致过度消费问题。
                  美共经济委员、剑桥市马克思主义教育中心讲师瓦迪·哈拉比(Wadi’h Halabi)认为,资本主义在前苏联的?#27492;?#24341;起了世界贫困状况的恶化,?#35789;?#26159;在美国,贫困、饥饿和无家可归的人口数量也在增长。事实?#24076;?#22914;果把通货膨胀和债务因素考虑在内,今天工人的工资比1973年还低。美国资本?#21152;?#30340;基尼系数已经达到0.98,?#24471;?#23384;在着极度地不平?#21462;?/div>
                  美共经济委员、《自然、社会与思想》主编、明尼苏达大学教授欧文·马奎特(Erwin Marquit)指出,大量的科技发展应用到经济领域?#38498;螅次?#23475;了人类的生活,最明显的是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特别是那些未经过充分测试的带有毒性的新物质和化学产品的应用,往往带来悲剧性的后果。产生这些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把历史唯物主义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引入自然科学的研究中,对自然科学家没有进行哲学思维和方法论的训练。
                  2.关于中国面临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美国纽约市立大学讲师马丁·瑞弗林(Martin Rivlin)认为,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应该是可持续发展的。由于中国在过去30年里主要将重点放在提高生产力水平如生产?#24076;?#34429;然经济得到迅速发展,但在再分配、产品和环境安全等方面产生了一些重大问题,卫生和教育方面的不平等与差异日益加剧。目前,中央政府对这些问题已有明确的认识,从而为解决这些问题打下基础。
                  美国加州大学教授凯瑟琳·丹士摩(Kathleen Densmore)说,中国愈加繁荣的经济,一方面,让很多人摆脱贫困,并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提高了生活水平;另一方面,也使社会利益分化,并产生了阶层冲突。这两个现象很容易刺激名利主义、机会主义,并且导致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和信心的削弱。低估资本的力量和它的扩张能力而不管谁掌握资本的控制权是错误的,甚至低估资本加速经济扩张造成的包括意识形态方面的消极影响将是?#29616;?#30340;错误。
                  日本京都大学?#23637;?#34249;讲师简·克罗德·迈斯瓦那(Jean-Claude Maswana)在研究中非贸?#36164;?#35848;到,均衡发展不但对社会无害而且是更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若想重新构造中非关系,使其脱离资本主义剥削,就必须不仅仅考虑经济问题,而应将?#25237;?#21147;问题以及阶级关系也纳入到考虑的范围之内,做出正确的社会抉择,以保证逐渐增加的中非贸易,能确保福利的?#32435;?#21644;实现共同发展。
                  二、全球人口、资源与环境问题成因与实质的马克思主义?#27835;?/div>
                  1.关于全球人口、资源与环境问题的成因与实质。大卫·科茨指出,市场经济本身存在着内在缺陷,如经济活动负的外部性,生产者对消费者需求不可避免地错误估计导致的浪费,资源过度配置到营销、金融和保险等领域,教育、医疗保健、公共交通以及公园等公共产品提供不足而出现的非自愿失业,等?#21462;?#24066;场体制的一个特别?#29616;?#30340;问题就是,市场竞争促使生产者不是以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利用自然资源和环境。尽管各种政府规制可?#28304;?#36827;发展的可持续性,但要?#38469;?#24066;场经济以保证可持续性发展却很困难,甚至是不可能。
              日本学士院院士、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学院大学经济系教授伊藤?#24076;∕akoto Ioth)针对日本等发达国家人口迅速减少问题指出,人口面临灭绝的变化肯定会危害到可持续发展和人类社会经济的活力。随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工人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变得更加艰苦,他们面临更多的压力,生活更加不稳定。信息技术和自动化使得资本主义公司发动越来越多的?#20061;?#21442;加工作,却没有减轻她们的家务?#25237;?#22240;此,?#20061;?#26202;婚和单身的情况越来越多,最终导致出生率的下降。
                  中国留美学者、美国犹他州立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李民骐认为,随着全球生态危机的加深,上层阶级的一些人意识到现存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已经有?#25628;现?#30340;危机,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然而,他们无法或者不愿想象超出资本主义的其他东西,结果中上层阶级的环境主义运动分子一方面把希望寄托在技术革新的奇迹?#24076;?#21478;一方面把希望寄托在道德劝说的力?#21487;希?#24076;望能够说服资产阶级表现出更加道德、更加理性。
                  希腊亚里士多德大学讲师亚历桑德·达格卡斯(Alexandros Dagkas)和教授卡利亚基·丘卡拉(Kyriaki Tsoukala)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自然及其进化过程相对立。资本主义生产是以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经济循环过程为基础,其唯一目标就是收回资本投资并?#20197;?#21152;盈利。这就给自然过程强加了一种与之格格不入的格调和框架。在大肆开采地球上的自然资?#35789;?#27627;不考虑资源形成和再生所必须的时间。造成环境破坏的原因不是因为自然系统缺乏合适的机制,而是因为存在于这种生产体系背后的资本逻辑。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经济学博士、工业与生态经济研究员约瑟夫·鲍姆(Josef Baum)在强调不同收入人?#27827;?#25215;担的生态环境保护责任的差异时认为,美国公民人均排放二氧化碳的量?#21069;?#22622;俄比亚、布隆迪、阿富汗和相同水平国家公民排放量的540倍,而美国的百万富翁的人均排量?#35789;?#36825;些国家的多数穷人的1万倍到10万?#19969;?/div>
                  2.关于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问题的成因与实质。贝纳德·莫斯指出,中国不同于福利国家及新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其经济体制并不像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制是为了剥削别的阶级,相反,它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由工农当家作主的民主的结合。尽管国有企业也根据市场原则经营,然而,政府对其实施了相应的社会控制,因为是国家决定利润的多少比例用于再投资、分红和专项社会或环保基金。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副会长、日本京都大学经济系教授大西广(Hiroshi Ohnishi)指出,伴随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中国的城乡差距、东西差距和贫富差距不断地扩大,是处于库兹涅茨曲线趋向的上升阶?#21361;?#32780;现在到了关注穷人的经济增长阶?#21361;?#21363;邓小平说的先富到共富的阶?#21361;?#26159;库兹涅茨曲线下降的阶段。
                  澳大利亚悉尼工业大学讲师伊安·姆·麦克格莱格(Ian M. McGregor)说,虽然中国的?#29575;?#27668;体排放总量仅居世界第二位,但是根据人口、收入、历史积累排放量、能力等指标计算的治理气候变化的责?#25991;?#21147;指数却很低,因此,相应地承担的义务也不大,甚至可以向欧美国?#39029;?#21806;?#29575;?#27668;体的排放权。
                  三、对全球人口、资源与环境问题的马克思主义解答
                  1.关于解决全球面临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思路。大卫·科茨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经济计划的问题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或是经济计划所固有的问题,而是特定模式的计划?#38382;?#21644;结构出现?#23435;?#39064;。传?#25345;?#22830;计划的一个关键特征,是在经济和政务的决策?#36139;?#19978;缺乏广泛的民众参与,这种计划的结构性特征是导致经济问题的深层次根源。而采取广?#22909;?#20247;参与式的计划是解决这些问题的?#34892;?#23545;策。例如,拥有工人代表、消费者代表和社区代表的企业董事会既可以保障工人免于过度工作,消费者能够获得支付得起且质量好的产品,又可以确保社区避免空气、水源的污染。
                  瓦迪·哈拉比认为,科学发展需要公有的土地,土地的私有制甚至阻碍了资本主义政府想要合理利用土地的努力,土地投机活动能够很快使有关城乡规划付之东流,土地私有制背后隐藏着严峻的污染问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生态文明与可持续经济研究中心名誉主任、教授刘思华指出,以西方主流经济学为代表的传统经济学在?#23616;?#19978;是不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学。从传统经济学走向可持续发展经济学,需要理论前提从经济?#24605;?#35774;向社会生态经济?#24605;?#35774;的转变。
                  清华大学公有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吴栋指出,马克思主义从?#23616;?#19978;讲是可持续发展理论,是人类可持续发展?#23548;?#30340;指导性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核心内容的公有制,既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制度保证,?#36136;?#23454;现可持续发展的物质手段。
                  2.关于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35272;?#20110;生产方式和生产目的的转变。马克·布罗丁指出,为解决可持续发展问题,技术进步?#22270;?#26415;方法只有与社会和经济关系的?#35851;?#32467;合起来才能?#34892;А?#21482;有社会主义制度,才有可能在科学理解人与自然的基础?#24076;?#20005;肃地解决环境问题。古巴的环境?#32435;?#26159;成功的例子之一。古巴有世界上最全面的循环再利用系?#24120;?#33268;力于创新性环保科学研究,并使大部分农业生产使用有机化肥,开创了小规模综合性农场经营,远离了单一的种植模式,在大众中普及了的生态环境教育,等?#21462;?/div>
                  大卫·科茨指出,那种认为建立在自由市场基础上的体制要比其它的体制在效率和创新方面更优越的想法是没有根据的。尽管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可以发展生产力并且带来部?#32622;?#20247;物质消费水平的提高,但历史却表明要建立满足所有民众需求的文明是不可能的,而且市场制度在带来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引起环境的破坏。只有社会主义可以在持续发展的基础?#24076;?#20445;障每个人的物质享受、安全以及参与生产?#25237;?#30340;机会,在人性善的一面上建设社会,并且最终使人们成为掌握自?#22909;?#36816;的真正主人。但是,社会主义要想实现这一历史性使命,只有采用民主政治和广?#32752;?#19982;作为其体系基础。
                  中央编译局德藉专家艾克·考普夫(Eike Kopf)指出,人不能够征服和控制自然。只有人越来越深入和广泛地研究自然法则,人自身才会理性行动和遵循这些法则。人与自然的理性关系是,从自然中有所获取而又保护自然。在国有企业主导生产的社会主义社会,这种理性关系是可行的。
                  法国贝里基金会副主席法比尼·普尔(Fabienne Pourre)指出,实现人与自然关系的协调,需要人类从资本主义剥削中解放出来,建立一个团结一致的世界,以共享资产、资源和权力,共有智力与能力,这已显现共产主义的特点,也是证明共产主义存在于21世纪的理由。
                  3.关于解决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建议。帕蒂克·罗伊认为,中国解决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必须努力构筑和实现科学地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并使其成为全世界发展的样板。中国似乎已经认识到,要构建这样的模式就需要加快步伐解决其国内的问题。中国不仅需要解决经济迅速发展导致的生态问题如空气和水质污染,也应缩小经济迅速发展中贫富差距。
                  英国伦敦合作社原主任、《工会》杂志编辑理查德·弗莱彻(Richard Fletcher)讲到,所有企业都需要资本,不管它是私有的、共同所有的(集体的),还是公有的(地方、部门或国家的),其不同之处在于共同和公有的企业利润是共享的,所以它是社会主义的。希望中国完善公司法,建立更多诸如合作社等?#38382;?#30340;共同所有企业,来发展?#21462;?#23500;人更富、穷人更穷”的自由市场经济更可持续、更和谐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美国芝加哥艾伊路易斯大学反暴力和增进和平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20255;?#29790;·威?#20849;?#26684;(Barry Weisberg)认为,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和谐城市的构建,需要发挥计划和社会主义的优势,弥合“自由市场?#24065;?#36215;的城?#24515;?#24046;距和城乡差距,注重文化和谐和生态良好。
                   四、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3届论坛《宣言》
                  论坛闭幕式由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副会长、法国马恩河谷大学教授简?克罗德??#19979;?#20869;(Jean-Claude Delaunay)主持,大卫?科茨教授宣读了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3届论坛的《共识宣言》。
                  《宣言》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关系迅速全球化的背景下,当前生态环境危机的出现并非巧合。经过数个世纪残酷的资本主义积累,现在全球生态环境危机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种地?#21073;?#21363;人类文明的存续,甚至是人类自身的生存已处于危险之中。当前的全球性危机不可能再在资本主义的历史框架中得以彻底解决,只?#22411;?#36807;根本性的社会变革,形成在生产资料社会所?#23567;?#27665;主理性规划以及按需生产原则基础上的全球经济体系,才能使全球生态系统的可持续性成为可能。
                 
              发表时间:2008-10-28 文章出处:不详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学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地址:?#26412;?#19996;城区建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Email:[email protected]
              福建22选5走势图一

              <dl id="dd5lr"><ins id="dd5lr"><strong id="dd5lr"></strong></ins></dl>

                    <dl id="dd5lr"><ins id="dd5lr"><thead id="dd5lr"></thead></ins></dl>

                        <del id="dd5lr"></del>

                        <dl id="dd5lr"><ins id="dd5lr"><strong id="dd5lr"></strong></ins></dl>

                              <dl id="dd5lr"><ins id="dd5lr"><thead id="dd5lr"></thead></ins></dl>

                                  <del id="dd5lr"></del>
                                  扑克牌玩三公的技巧 世界车模美女性感照片 网赌AG是如何作假的 四肖八码理财婆 快三最容易中奖的打法 人体艺术偷拍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金门娱乐国际 成都麻将规则 极速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